人性阴暗面:没钱的家长举报补习班

看了一个北京小学一年级家长的微博,提前感受了一波幼升小之后的教育焦虑。
开学一个多礼拜,孩子天天玩的乐呵呵,家长坐不住了,开始自己联系教育机构,拿了一堆教学计划,准备开启鸡娃模式。
据说有的家长已经和学校打过招呼,上午在学校上半天课,中午教学机构直接接走。

对于现在的父母来说,教育焦虑已经是一个普遍的现象。
表面上看,学校层面一直倡导的减负、快乐教育是为了让父母们放下负担,让孩子快乐成长,下午3点就放学放学不敢留作业,考试不敢判分数,只写优良……可实际却催生了一批又一批的焦虑家长。
平时快乐,中考高考的时候筛人啊,他们只能把孩子送进了一个又一个的培训班,课程安排的比上学还满。

有钱的多报班,没钱的干瞪眼,贫富差距在教育面前一目了然。

本来应该在学校完成的教育,到头来却成就了培训机构,这事儿怎么看都有点本末倒置,甚至说有点魔幻,然而更魔幻的还在后面。

补习不是免费的,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,一个小时一百到几百的费用绝非是小数目。再加上初高中阶段,普通家庭一周两三课还勉强可以承受,但如果按照培训机构的教学计划学下去,基本需要卖房了——前提还是有房可卖。

那经济状况不好的家长该怎么办呢?有人发了个令人瞠目结舌的现状。

你有张良计,我有过桥梯。
既然有钱的能花钱给孩子补课,没钱的家长只能出个人力,他们卧底在个个培训机构和补课群中,一有补课信息就密集举报,甚至还去写字楼里蹲点。
也许在这些爸爸妈妈心中,凭借一己之力,把大家都拉到同一个起跑线,是能为孩子做的最得意的一件事。

从经济上说,这些家长绝算不上贫穷家庭,大多数还都是有体面工作的”体面人“,只不过是钱不够多而已。
真正的穷人是耗不起时间成本去干这些事儿的,他们需要养家糊口。而且举报是个技术含量挺高的活,得熟知各种法条制度,手续是不是齐全,消防是不是过关,哪个部门受理,一般人真干不了这事儿。

曾经有个朋友开过一段辅导班,每天最头疼的就是如何找到合适的场地,因为他们的同行竞争非常激烈,一旦发现新势力介入,就会专门派人去举报,而且举报的证据链非常专业,都是那种主管部门不得不管的。

当然,被举报的这些一般都是那种小型培训班,只要一查资质,多多少少都有问题,对于那些大型的正规辅导机构来说,这种举报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。

虽然目前还没涉足到培训班的江湖,但是个人感觉帖子的水分还是挺大的,类似的个别现象可能有,比如一些公立学校的老师接私活,但实际夸大的成分更多一些。
别的不说,抽时间去海淀黄庄的路口看看人流量就知道了,随处可见陪孩子刷培训班的父母,一个同事前段时间给孩子报名学而思的幼小衔接课程,不拼网速和手速根本报不上,比抢火车票还夸张。

举报不能决定校外培训产业的走向,但是能真实反映部分家长的心态,而且实操的家长也不在少数。

前段时间就有个网帖,一个家长在12345上投诉,说教师夫妇暑假期间在家里给他们自己孩子补课,这对其他的孩子不公平,教师子女中考应该比别的学生分数高,或者应该让教师无偿给别的孩子补课。
官方回复,称该教师夫妻是在给自己家孩子辅导功课,不属于补课。
看了这个举报理由,真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。

还有一个网友说他们孩子幼儿园里之前有过一些兴趣课,是自愿选择的,但是需要花钱,一个学期后幼儿园主动给停了,因为被那些没上课的家长给举报了。

如今幼儿园禁止教东西,教委隔三差五就要微服私访,有点追求的幼儿园私下教孩子点东西就像地下党接头,禁止一切教学资料外流。
很多家长骂教育部的规定脑残,其实我倒能理解这个规定的初衷,跟那些举报的家长一个逻辑,不患寡而患不均,就是尽量把孩子们拉到同一起跑线,缩短因为贫富分化导致的教育资源的差距。
这个出发点并不坏,但却像“皇帝的新衣”一样自欺欺人,任你再严防死守,有条件的父母还是有一百种办法带孩子学东西。
而对于没有条件的父母来说,就像我在前几天的文章中“两万块给孩子报个兴趣班我眼都不眨”“我劝你还是眨一下吧”中谈到的,只要有心,把用于举报的精力和时间去研究怎么陪孩子玩,怎么教孩子,即便不去各种兴趣班补习班,孩子也不会差。
你可以对孩子说,虽然我们没有办法像其他孩子一样上那么多课外班,但是咱们可以在家读书,去户外感受大自然,去参观博物馆涨知识,我们给你的爱和陪伴一点都不会少,只要努力你可以比他们更加优秀。
而不是通过自己的行为教育孩子,不如别人没关系,举报、破坏、摧毁,自己得不到的也不让别人得到就可以。

其实比起嘲讽这些家长,更需要关注的是,这种逻辑是被如何催生出来的呢?
是学校的放羊?培训机构的洗脑?还是家长的攀比?疯狂魔幻的背后,好像有一只巨大的手在揉搓着公平教育这张纸。

虽然人们都明白,与毫不确定的投入产出比相比,教育投资几乎和赌博无异,可当所有人都拼上身家赌的时候,没有人敢第一个下船。
 
已邀请:

tdsdma

赞同来自: 晓得了吗

不是没钱家长举报,是花钱花心思娃成绩仍然搞不上去对鸡娃死了心的那些家长在举报。
 
举报考试的最可恶。
举报无耻。

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